“回家过年是所有中国人骨子里的愿望,外出工作也是大部分中国人的生活现状。”在深圳务工的湖南人付宏宇说,55岁的他经历过大巴卧铺、绿皮火车的春运时代,现在春运的快捷便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手机订票、刷脸进站、智能服务提示等层出不穷的新科技让他不得不跟年轻人学习更多手机的智能化应用,“‘get’更多新技能,坐车都要方便许多。”他说。

“票价的明显提升对观影热情,特别是三四线及以下城市观众造成了较大影响,在对价格更加敏感的增量市场,假期观影的消费习惯尚不稳固。相对提升票价,增加非票收入才是国内电影市场更需解决的问题。”何利如此表达他对于高票价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