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投资大多不关心股票的价值是多少,甚至连公司主营业务都不关心,他们的标准只有一个:股价能涨就行。多数散户买入的原因仅仅是预期有另一个人会出价更高,这就是俗称的“打鼓传花”游戏,这是典型的“资本利得预期”定价,整个过程与价值没有任何关系。

但2019年初的股市上涨,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对于经济下行悲观预期的修正,因此股市上涨并没有完全脱离经济基本面的支撑。资本利得预期决定了股市的方向,杠杆程度决定了股市波动的剧烈程度。如果中国经济基本面超预期恶化,有可能会扭转当前市场的乐观预期,造成股市方向改变。